2021最新预测这10个药卖得最好(附名单)

2021-04-29 10:53:50 分享 3参与

  4月29日讯 医药代表注意,这10个药销售潜力最高

  最具潜力的10个药

  近日,药春秋综合销售额(绝对值)、同比增速(相对值)、上市时间、专利到期时间、适应症、市场需求等多方面因素,筛选除了2020年全球最具潜力的10个药。

  

  (图片来源:药春秋)

  其中,默沙东的帕博利珠单抗、吉利德的比克恩丙诺片、礼来的度拉糖肽、阿斯利康的奥希替尼和诺华的苏金单抗位居前五名,2020年销售额同比增长30%、67%、23%、38%和21%。

  包括K药、苏金单抗、达雷木单抗、度普利尤单抗、阿替利珠单抗和艾美赛珠单抗在内的PD-1和PD-L1药物在榜单中占据六个席位,足以证明该类药物的未来发展前景。

  K药领衔榜单,O药未能上榜

  提到K药,其强劲对手O药未能表现出较大的销售潜力,这或许可以从二者的适应症之争中窥到些许端倪。

  在PD-1之争中,K药在和O药的肺癌一线疗法的争夺战中取得关键性胜利,实现逆袭:2016年,O药销售额接近K药3倍;2020年,K药销售额接近150亿美金,是O药销售额的近2倍。从规模来看,K药的领先优势,要比2016年的O药更大。

  默沙东2020年报显示,K药以143.8亿美元的销售额来到了全球第二的位置,并且在本公司全品种的销售排行榜里一骑绝尘,将其他产品远远甩在后面。与之相反的是,“O药”销售有些不尽如人意,其2020年全球销售额接近80亿美元,且出现了负增长。

  某种程度上,O药和K药之争,就是适应症之争,也是所有PD-1药物必然要面临的境况:2016年,O药已经在黑色素瘤、头颈癌、肺癌、肾癌等多个癌种领域获批,而K药仅在黑色素瘤和肺癌两个领域获批,当时业内普遍认为,O药将凭借先发优势坐拥庞大的市场。

  但在最常见的肺癌类型——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的三期研究中,O药爆冷未达到临床终点,K药开启了逆袭之路。

  如今,K药已经被批准用于经典霍奇金淋巴瘤、皮肤鳞状细胞癌、食道癌、胃或胃食管交界处腺癌等19个适应症的治疗,在疫情高发的背景下仍然连续两个季度实现高速增长。也就是说,对一家企业来说,临床转化环节效率、临床策略的正确与否,最终决定一款新药的上市时间和商业价值百科,K药和O药最终的商业潜力,也由此体现。

  奥希替尼,进一步抢占市场

  奥希替尼作为AZ的重磅抗肿瘤药物,因为其与4+7带量采购品种吉非替尼的联用而进一步抢占了市场,在销售潜力的十大药物中位居第四位。

  该品种对AZ也意义深刻,自上市以来,就进一步推动了阿斯利康中国区肿瘤业务增长,2018年销售额增加了44%,达到8.1亿美元。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2017年重磅抗肿瘤药泰瑞沙(奥希替尼)在中国的上市。

  资料显示,奥希替尼于2015年11月在美国被批准,2017年3月在中国获批,成为有史以来进入国内最快的进口抗癌新药。业内有观点认为,泰瑞沙应该是近年来上市的进口抗癌药中,名气最大,对中国患者影响最大的药物之一,其针对的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,在中国的数量远远多于欧美,甚至这就是欧美药企为中国患者定制的新药。

  为了推动泰瑞沙的销售,在4+7带量采购试点中,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以76%的降幅中标,业内推测,AZ是为了保持患者的用药习惯和医生的处方习惯,以上市不久、疗效更佳的第三代EGFR TKI泰瑞沙(奥希替尼)进行升级换代。“双沙”借力“4+7”带量采购,能在非小细胞肺癌领域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。

  降糖领域,GLP-1增幅喜人

  根据药春秋数据,本次有来自礼来的度拉糖肽、诺和诺德的索马鲁肽的两款降糖类药物进入榜单,且均为GLP-1药物。度拉糖肽2020年的销售数据为50.7亿美元,GLP-1的“后继者”——索马鲁肽也以119%的高增长、36.9亿美元的亮眼数据拿下最具销售潜力药品排行的第八位。

  GLP-1是人体胃肠道黏膜天然分泌的一种“肠促胰素”,GLP-1受体激动剂类降糖药物是目前最畅销的降糖药之一,其优点在于低血糖事件的发生率明显低于胰岛素,而且可以减少食物摄取和延缓胃排空,有利于控制体重,可以保护胰岛β细胞功能。

  礼来的度拉糖肽注射液于2019年2月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进入中国市场,该产品于2014年获得FDA批准上市,上市后销售额一路上涨,2017年首次突破20亿美元关口,同比增长119.46%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