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新年‖那年味里的鞭炮声

2020-01-23 23:14:19 分享 3参与

原标题:我的新年‖那年味里的鞭炮声

【2020年第022期●总第789期】

那年味里的鞭炮声

文/肖安轩

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这是中华民族传统的年味儿。

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第一个新年,1977年,阴历己未年的大年初一,人们不再是“干到腊月二十九,正月初一就着手”,日子里裹着蜜,人们忙的是喜庆。

清晨四点,“霹雷!”“霹雷!”“噼里啪啦——”在床上熟睡的我,被惊醒了。

侧耳细听,那此伏彼起的鞭炮声,远了又近,近了又远……哦,这是人们的喝彩!

跟着响彻云霄、绵亘不绝的鞭炮声,我的心啊,在大地环绕,在空中巡游!

我思绪万千!

30年前,旧中国暗无天日,挣扎在无底深渊的中国公民,度饥寒,凌风霜,苦水串串,泪满腮,火燃胸襟,万丈怒。贫民哪有什么年啊?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,贫民新年如过关……

1971年,阴历辛亥年,我娶回了一个同村同组的女孩,又到了新年拜年的日子,家家户户张灯结彩,大门两头贴上大红对联,但女孩的爷爷对这些都不感兴趣,他唯一喜欢的,便是放鞭炮!而那时的我,却是囊中羞涩,每月除了帮家里记上30个劳动日的工分,穿衣吃饭,自己便是靠那民办教师5元钱的膳食补助,哪来余钱买鞭炮?

为了讨妻子爷爷的欢心,我咬牙攒下了1元钱,买下了8个大炮仗和一挂小鞭炮。说是大炮仗,实际上的意思便是大拇指那么大的,用多层纸包着火药的东西。那天,去岳父家拜年,我核算着旅程,在离岳父家约100米远,才开端点燃第一个大炮仗,50米再放第二个,在堂屋大门外连放3个,鞭炮声惊动了爷爷,他出来了,看着爷爷的笑脸,我又在堂屋表里点燃了剩余的3个大炮仗和那挂小鞭炮……

那年的新年啊!非比寻常。播春的党中央,让那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早,明丽春日人心畅,全党全国公民中心工作重点搬运,更让公民斗志扬。新年商场,购销两旺,拜年物资,举目皆是,人们过的是,安靖年,喜庆年,无怪乎,那鞭炮分外响……

“霹雷”“噼里啪啦——”又是一阵震耳的鞭炮声,打断了我的遐思。本来我父亲也在点燃鞭炮喜迎佳节了!

我敏捷爬起床,吃新年夜饭,踱步门口,映入眼帘的是门口的那副春联:“安居乐业千门瑞,粮丰财茂万户新”,再看那横批:“欢度新年”。我,久久凝视着,细细思索着,是啊!本年的新年,一派喜庆景,我阔步走出院子,去迎候那一张张笑脸,去倾听那一声声礼炮!

星移斗转,时日替换。

2019年,阴历己亥年的新年,以往那一浪高过一浪的鞭炮声,已是寥寥落落,稀稀疏疏,低碳环保,成为新年主题词。城区禁炮,社会主义新农村禁炮,一派安静的节日气氛,新春佳节,带给人们的,是晴朗的天空,亮丽的蓝天,新鲜的空气。

2020年,阴历庚子年里,将是一派新气象,你听,火药味浓的鞭炮声现已远去,而那电子鞭炮,正风生水起;你看,大人们忙着哩,博物馆里读前史,图书馆里充电忙,科技馆里探真知,花卉商场倩影多。小孩呢,也被鞭炮动画笼住了人心。

年俗改动,丽日晴空,文明飘香,年味亦浓,这便是咱们的新年!

品尝人文的醇香,不忘前史的厚重,也正是当今人们期盼的年味!

【作者简介】肖安轩,湖南省洞口县人,邵阳市作协会员、市县政协文史研究员、县党史联络组成员,退休教师。曾任初中教训主任、校长等职,获市教育效果二等奖;喜好写作,近200篇教育论文散见于全国各地报刊,60余篇散文发表于市级以上报刊,10余篇征文获省市奖赏。曾任洞口县第二部县志责任编辑。

责任编辑: